那些“成功”的婚外情,后来怎么样了?

我在度假村里碰到过一家四口,他们看起来年龄相当,气质也和谐,和其他人一样,带着孩子吃饭,游泳,在酒吧里喝一杯,偶然拌嘴。

呆了几天,熟悉起来,她问我,“为什么度假还天天捧着电脑,你在写什么?”

我给她看了我的公众号,她说:“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,有一天,你可以写下来给别人看。”

她认识她老公的时候,他们都已婚,对婚姻,有点倦,但没想到决裂。他们彼此欣赏,然后走在一起,说不出有多少爱情,总会有些吸引。他们其实有足够的定力,把这段插曲消散在风里。

他老公的前妻发现了婚外情,然后生活变成了犹如世界末日般的灾难。在满目苍夷的瓦砾里,他们两个人被死死的绑在一根柱子上,被逼退到绝境,只能抱着投海,祈求死后余生。

那段日子,他们的日子像是惨烈的保卫战,背靠着背,肩并着肩!她这辈子从来没有那么爱一个人,时时都在备战,刻刻都可以就义,焚身以火,毫无怨言。




几年后,她怀孕了,他们两个人都坚决要把孩子生下来。他们终于各自离婚。

两个人众叛亲离,在离婚大战中输得一无所有的人,抱着孩子结了婚。结婚的时候,她堵着气,一定要活得幸福,气死那些看笑话的人。

这五年,他们在一起拼命打拼,拼命赚钱,现在两个也都算是事业有成,有房有车,老公的大儿子和他们的小儿子相处愉快。他们取得父母们的谅解,时时来往;前妻和前夫也各自结婚,人生各自翻篇。

从表面上来看,她做到她当初发誓的小三上位子之后“成功”的婚姻,但是她心中总是有些无可奈何的恍然!

因为她一天一天看着他们的爱情老了下去,从炫目耀眼,变得平平淡淡,他们这对曾经挑衅了世界的“狗男女”,变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平和普通,甚至在不知情人眼中所谓的美满夫妻。

有点可笑是不是?

她说,早知道我的婚姻,总会变成现在这个人间静好样子,当初出轨做什么?

因为离婚之前,和我前夫过得也和这差不多,而且初婚,还没有那些凭空生出来的矛盾!

事实上,在这个世界里,最心狠手辣对手根本不是某一个人,而是无影无踪的时间。

◦ 再山崩地裂的火山上,也总有一天会长满青草,爱情等同!





我到了32岁才结婚,就算在今天也算是个大龄剩女。在我未婚的那许多年里,其实我非常矛盾。

我像所有的未婚女生一样,渴望婚姻,希望找到可以携手一生的良人,然而在骨子里,我其实很害怕,一辈子那么长,谁能保证一辈子只爱一个人?


我是一个实际而悲观的人,我怀疑的不是人品而是人性!先别说对方,就我自己。平心静气的说,我真的很担心,我是否能够在接下来的几十年,只爱一个人?

因为在我遇到卢中瀚之前,我有过最长的恋情也不过持续了四年半,就已经消耗得灯枯油尽,无法前行。从经验上来说,卢中瀚比我持久一点,他有过一个在一起七年的女朋友,不过还是分手了。

曾经有人采访我,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:“你是从什么时候确定,这辈子他就那个对的人?”

我说:“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,我要想一想。”事实上,我们之间从来没有一个加热到沸腾的升华点,让我冲上一百度,从液体变气体,然后飞飘在云间。

我们在一起一年以后,卢中瀚被公司派去西班牙,那时候我还在法国南部。那真的是分手最好的时期,因为实在不方便见面。

我想了想,我觉得分手可能会很疼。我是个大咧咧的人,做事不是顺着理而是顺着心。

我跟公司申请调到巴黎,住进卢中瀚的家里。从严格角度上来说,算不上同居,因为我搬进来的时候,他正好搬出去。

大家都觉得,我选择搬到巴黎是铁定想嫁给他,其实真不是。我就是个敏感脆弱的大龄剩女,虽然渴嫁,但更恨嫁。




我记得有周五的下午,我办完事儿没回公司,直接回了家。金色的夕阳晒进来,蓬荜生辉。房间静静地,他在西班牙,我在巴黎没事。

我泡了一大缸子的热茶,上网打发时间,无意中看到了一个,我已经记不得的名字,却印象深刻的帖子,写的是鸟类的婚姻史。

当人类说到鸟类,想到的往往是一个幸福家庭的样板。母鸟孵蛋公鸟衔食,巢里还有几只羽毛未丰的小鸟张大了嘴巴等着吃。

很多鸟类被人们奉为爱情象征,譬如鸳鸯和天鹅。自然界中,有很多种鸟类是天然奉行的一夫一妻制。

然而,需要明确的是,一夫一妻制只意味着,不能够同时拥有一个以上的妻子,并不意味着一辈子只能有一个妻子,更不意味着在婚姻中忠诚。

喜欢体形健壮,羽毛斑斓的公鸟,是动物最原始的本性!



根据研究表明,绝大多数一夫一妻的鸟类也会出轨,而且研究人员根据鸟巢里的蛋的DNA检测和计算出出轨比例,大约有15%的蛋并不来自于公鸟。有15%的非婚生蛋来作为证据,可以设想一下出轨频率到底有多高?

然而事实上,15%这个数字并不是空穴来风,因为这个数据和人类相当。不要忘记在衣冠楚楚之外,人也是一种动物,有动物属性!


很多年前,在德国一个小镇上发生了一起强奸案。为了找到罪犯,警察检查了小镇所有的男人的DNA。除了找到罪犯以外,还发现了一个事实。有15%的父亲养的,都不是自己的孩子。

随着世界各国DNA技术的发展与推进,“15%”基本成了一个非亲生子女的基本数据。就算在堕胎手术如此完备的今天,依然有至少15%的父亲在养着别人的孩子。

由此也可以推理,在社会中,到底有多少没有证据,没有被发现,没有被确认的婚外情?

有一次,我们认识的一对儿离婚了。离婚之后,女人带着孩子自己过,男人又找了另个女人同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