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人案例:情感中最毁情分的一段对话,你说过吗?

关于渣男,我只有一句话:渣男是相对的,作女也都不是绝对的。

但是他们的相遇,却是绝对的。

高情商VS低情商的最大差别,就在于你能否把一个危机从负面循环逆转为正面循环,你是把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还是不断升级,直至无可救药?

那么到底怎么做才是真正的高情商呢?

其实高情商,就是你的思维体系是否足够正,通俗一些说就是:你的三观是否足够正?

那么,什么叫正?什么叫歪?

我们先说下面的对话。




分析一

女方连珠炮一样对男方进行道德攻击。

因为在典型直女的思维里,道德是一个人活着的空气,一个人没有了良知,那就简直没法活下去!

什么是直女的道德?

我非常非常爱你,作为回报,你也要非常非常爱我,或者最起码不要劈腿。

我为你付出很多牺牲很多,我先预付了款项,你就必须给我发货!

我为你错过了更好的机会,你应该感激涕零,所以你必须要回报我更多!

有错吗?

没错。

可惜只是在直女的世界里没错。

直女世界的逻辑,就是育婴室的逻辑:妈妈对孩子很好,孩子就会很依恋妈妈;孩子是脆弱的,妈妈不能伤害孩子;孩子是天真的,妈妈不能伤害孩子;妈妈为孩子做了很多,孩子就要听妈妈的话。

而直男的世界,是一个角斗场。不是一个道德的世界,而是一个功利的世界。

他们只关心一件事:我是不是身处上位?

女人说,谁善良,谁有好报。

男人说,谁胳臂根粗,听谁的。

为了追求价值感,男人会力争上游,一切让他们觉得自己了不起的事儿,他们都乐于冒险。

而一个男人的自我价值感,是从两个世界获得。

一个是从女人堆里赢得;
一个是从男人堆里获得。

事实上,比较没有自我价值感的男人,会容易把女人物化为自己的战利品,他们会从收集“女人”这件事中获得快感。

同时和男人们一起交流“捕猎女人”的“心得”,也可以让他们感觉到自己的强大。


注:《有希望的男人》

所以,当女人对男人发起道德攻势的时候,期望男人会说这样的话:

对不起啊,亲爱的,是我一时糊涂,我知道错了,我真的很后悔。
我不是男人,我不是东西!
求求你千万不要离开我,再给我一次机会!
下次我绝对不会这么做的,我会对你更好的!
以后我的手机你随便查吧。
求求你千万不要离开我······

此时如果配合下跪和自扇100个耳光,可能就是女生想要的场面了。

因为大多数女人都舍不得离开自己正在爱的男人,即使全天下人都说他是渣。

然而,如果真的有男人这么说了,其实这段情感只能是更危险。

因为一般直男是不会这么“怂”的,膝盖特别软的男人,可能在情感中更退行,所谓退行就是变成“巨婴”,很容易屈从于压力,当然也会随时被诱惑,谁离他近,他就听谁的。

如果他这么快就认错,那只能说明有两个可能:

1)他太傻了,居然不知道这会伤害女生。
2)他太奸了,特别懂得用女生最吃的那一套哄女生,但认错之后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,外甥打灯笼,照旧!

无论是哪种可能性,女生要面对的,都是一场无比艰难的恋爱。

很多稍微有些男人味的男人,听到女人这么说,只会听到一个声音:你是个渣男,你是个烂人,你狗屎都不如。

他们听不到女人这些话后面的潜台词:我很受伤,我很需要你,我离不开你,我爱你爱得很深,你对我很重要。




分析二

当男人说他累的时候,其实是要面对他内心对自己的贬低的时候。

女方还在盛怒之中,她之所以这么愤怒,是因为她内心无法整合这样一个冲突:

一个自己说:渣男,我想杀了你。
另一个自己说:我需要这个男人,离不开他。

这两个自我无法整合,就会呈现矛盾焦虑型的女生典型的“作”式解决问题模式:

女方遭遇出轨,先是大怒,用尽各种方式证明男人是渣。

男人最后索性破罐子破摔,我就是渣了。

然后取关,拉黑。

女方此时开始抓狂,开始试图恢复联系,苦苦哀求。

男方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恢复联系。

结果在一起之后女方继续痛骂对方无良。

男方再次远离,女方再次挽回······

反复折腾几次,这个关系也就到头了。


注:婚内偷情更多是在狭缝之间呼吸不一样的新鲜空气,这种逃离没有未来,没有回忆,只图现在。

那么女方为什么会这么愤怒呢?

因为有两点。

1)自恋受伤:

在这个对话里,我们能看到女方对男方是有一些“优势心态”的——我当初没有选择更好的,而选了你!后面没说的话就是:我是委屈了自己找的你,你应该对我更好的!

结果自己却被男方贬低为床上功夫不好的女人,连妓女都不如。如果女方有一些隐藏的自卑情结的话,此时脓疮就容易被戳破,于是她无法消化这种自我攻击,结果就转到外面,拼命证明这个男人是渣中的战斗机。

但问题是,往往她所爱的男人也是自恋不足,于是就会产生大量没有出口却在不断发酵的垃圾,这个关系就活生生地被“黑化”到“尸化”致死。

2)功能性控诉:

很多女人会想,如果这次我不作他狠一些,他怎么会长记性?但往往,情感不是靠皮鞭驱使的。

对很多内心很脆弱的男人来说,你的作可能对他是非常可怕的打击,这会为你们本来就风雨飘摇的关系压下最后一根稻草。




分析三

如果我们说发泄,那么这样的对话是没什么可分析的。

无非就是撕。

但如果你还希望你们未来有可能,最好进入沟通模式。

所谓沟通模式,就是进入到正三观里。

正三观,既不是从权力的角度也不是从道德的角度看问题,而是从利益的角度看问题。

女方需要给自己做这样的思想工作:

我现在有两个身份:

1)受害者
2)疗愈者。

如果我完全站在第一个角度,那么我就会和他撕,撕的结果是双方都没面子,没台阶下,最后他恼羞成怒,我们的关系完蛋,那时候我受伤会更深。

如果我完全站在第二个角度,那么我就容易变成一个讨好者,让对方无视我,我也无视自己的伤口。

所以我现在要同时扮演两个角色:我是受害者VS疗愈者。

但无论如何,我都要为自己负责。

什么叫为自己负责?

就是自己的事儿自己做主,自己的关系自己维护。

而对方,永远都要做我的助手,帮助我幸福。

在他出轨这件事上,我承担一半的责任。另一半是他承担。

我承担什么责任?

比如我们的关系没有往更深层发展,他在性上面不满足,我却没有和他有足够的沟通。

但虽然我在这方面有缺陷,却不能由此说明他出轨是免责的,他也要为他没有深入和我发展关系负有相应的责任。


注:都说女人是感情里的福尔摩斯,对于丈夫的一举一动,女人可谓是心知肚明,不捅破这层纸,只不过心怀侥幸而已。


很多女人只对道德负责,不对自己负责。

她们以为道德是超人,只要有问题,道德都会帮她们解决。

但事实上,道德从来就是个屁,它对人有影响,但很快就会挥发在空气里。

幸福,从来都是要靠自己争取来的,没人给你打包票。

男人都是我们的助手,不要指望他们会接管你的人生。

如果你没有在观念上拧过这个弯,那么以后的对话都是这样“大起大落”式的,骂对方的时候,气壮山河;乞求对方不要离开自己的时候,奴颜婢膝。

事实上,男人负责与否这件事,就像商家是否会把货卖给你是一个道理:你出的钱足够了,货就是你的。只不过在情感中,这个钱就代表心理满足的“货币”而已。

有了这个三观,我们就可以沟通了。




分析四

沟通的第一要点,就是一定要“留有余地”,彼此给面子,给台阶,防止黑化对方。

那么怎么算是留有余地?

第一,要觉察自己的情绪,如果处于暴风雨状态:一!定!不!要!沟!通!

如果对方一再不知死地要和你聊,你就告诉对方:对不起,这件事给我打击太大,我正在平复自己的情绪。这个技术叫做:心理活动式话术。

所谓心理活动话术就是把自己怎么想的,实实在在告诉对方,防止彼此的误解。

如果对方还继续要和你谈,你的情绪也可以平复一些了。

你可以这样说:


现在,我内心很矛盾,一方面很想和你撕逼,把你骂得狗血喷头,让你深受内心的道德谴责,只有这样,才能解我心头之恨,才能让你感觉到我有多痛苦;另一方,我也会担心,这样撕下去,我们的关系也完蛋了,而我对你还有爱,还是舍不得这段感情的。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你。

这样的表达和截图中的表达有什么区别?

区别就是这样的表达是入心的,而截图里的表达,是伤心的。

入心就是让对方能真正体会到你的痛苦。

伤心是对方只能体会到自己的痛苦,而不能体会到你的痛苦。

没有共情,就没有沟通。

这位案主可能会问:我已经把让我后悔的话说出去了,现在该怎么办呢?

我的建议是,你要练习“给自己找台阶下的话术”。

比如我会说:


其实我今天想和你说几句话。
这几句话对我而言,很艰难。
因为我之前说了很多伤我们关系的话,可能也会很伤你。对此我也很遗憾。
但我现在冷静了一下,觉得那都是气话。在我受伤的时候,觉得你就是世界上最坏的人。但当我从那种情绪中出来的时候,觉得我们的感情整体还是很美好的,你90%的时候,还是一个很优秀很善良的男人,剩下那10%,可能是我不太理解的地方吧。
我想,每段关系都有一些丑陋的时候,也许这时候就是检验真爱的时刻吧。
无论如何,我不希望我们的关系以狗血的方式结束,我希望还有机会和你心平气和地谈一下。
我觉得你对我还是很重要的。我也相信,你当初对我那么好,一定是因为我值得。
我只是想知道,后来我们之间是否发生了些什么,让我们的关系开始出问题而已。


这就是给自己台阶下,给对方台阶下。

给自己台阶下的方式就是:每个关系都有丑陋的时候,那恰恰是衡量真爱与否的标准。这句话就为之前的狗血重新定义了。

而且给对方下台阶的时候,就是“我觉得你90%的时候是个很优秀,很善良的男人”,这就给了他足够的台阶。

而男人会为了证明自己是个好男人,愿意做一些事情。

当我们给了台阶以后,就要看对方的意愿了,如果你们的爱,没有那么多余粮,可能这样的话,说了也无济于事。

而如果你们的爱还有一些余粮,这样给台阶的方式,可能会促成你们一次真正的谈话。

而如何进行真正的疗愈性的谈话,我们可以在以后的话术分析中,找到合适的资料再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