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,绝不能在这种情况下谈离婚

婚姻危机大多数时候是发生在我们的幻想破灭、真实的自我出现之时,当我们需要换一种活法的时候,危机会促使我们去思考,离还是不离,你要的不仅仅是一个答案。

“你怎么还不把自己嫁出去”
 
朋友聚会,只有闺蜜还没结婚,这不,刚开始就轰炸了。
 
闺蜜回了一句“先结婚有什么用啊,等着你们离婚呢!”
 
“哈哈”,大家会心一笑,她自然是多年混迹我们之中,听了太多姐妹们抱怨的婚姻之苦。
 
婚姻这座围城进来容易,出去难,困在里面的人甘苦自知。大城市里80后的离婚率现在都高达40%了,也就是说,几乎每两对里就有一对离婚了,还有更多是处在危机的边缘。不仅找对象是个问题,如何离个恰当的婚更成为一个重要的问题了。
 
日剧《最完美的离婚》中说“虽然结婚只是人生的一部分,但是离婚却包含着人生的全部。”

不要觉得只是找错了人这么简单,离婚里包含着个人与生活、与自我的诸多关系……
 


 


1


婚姻危机的背后是什么?

1、如何面对甩手掌柜式的老公
 
朵朵最近在装修新房子,老公却当起了甩手掌柜,她不但上班、带娃、还要装修,只觉得身心俱疲。
 
这次装修逼她想了很多,她忽然发现婚姻中好像总是她一个人用力过猛,而另一个人总是背对着她,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分外孤独,走不下去了。
 
她的生活方式是:一日三餐吃什么营养健康、周末要安排什么、今年旅游去哪儿、父母生日买什么礼物……她必须要把一切都做成生活计划表,每周她都发到丈夫手机。
 
相对来说生活随意、也不喜欢约束的丈夫,从结婚开始就不喜欢她的这些条条框框。一开始还配合,后来他甚至看到妻子“跟你商量一件事”这样的开场白,就惧怕,他不再回复朵朵的信息了,任何她发过来的所谓“给个意见”,他都觉得是对他的“催促”,是一种责备,你怎么还不做这做那……他只觉得她把他的心搅得混乱不堪。
 
他们平时不交流还好,一旦遇到共同事务,父母家有事、孩子要找学校等,他们之间就陷入一个追一个逃的境地。朵朵常常感觉满腔热都变成失望、失望:
 
“现在这样有什么意思?我太累了!我一直是我们家唯一一个在用心的人。”
 
我一个人既忙着给孩子挑选兴趣班,又忙着他的功课,他生病着急的人也是我,我为什么不能休息啊?你就总想偷懒,我跟你商量你也不理我。无论我怎么做,你都不回应我。
 
你一直在你自己的世界里,你到底为什么要结婚啊?我得拖着你往前走,而你还各种不配合,我们之间只有阻力,没有合力,这样的婚姻是我一个人在努力吗?”
 
朵朵想到孩子还小,可这样的婚姻维持6年已经极限,自己不想再这么累了。她跟我说,说不定真是两个人不合适。她真的考虑过离婚,但又有些不确定,毕竟两个人还是有一些感情基础,他老实、可靠,也没有出轨,是不是“错不至死”……



她问我到底应该离吗?
 
这是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,婚姻是两个人的短兵相接,不只有爱情,还有生活。
 
如果从心理学来看,就能看出问题的关键:依恋模式不同。朵朵是一个焦虑型依恋的人,而丈夫是个回避型依恋的人。朵朵婚前觉得他稳定可靠,并被这一点吸引,因为她自己情绪不稳定,所以她非常需要丈夫带给她稳定感、安全感和放松的感觉。但是婚后,她却被这一点深深困扰,她“痛恨”他的“无动于衷”,不能主动承担她所焦虑的事;同时,更加不能忍受他对她的回避,以至于自己的焦虑无处投放。
 
而她的丈夫,婚前欣赏着妻子身上的生命活力、能干、贤惠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但是婚后妻子过分地参与到他的生活,让他害怕,陷入被吞没的恐惧之中。
 
这就是我们常常说的婚姻危机中最普遍的一类问题,它是一个情感悖论:人们常在婚姻这样的深度亲密关系中呈现“想要又不敢要,越是不敢要又越是想要”的关系,所谓的“相爱相杀”;“相爱”的是自己缺少的部分,“相杀”的也是自己想要、没要到的东西。
 
这两个矛盾的创伤没办法化解,这两个人就会一会靠近、一会远离,这个关系会变得很焦灼、很矛盾。
 


2、婚姻太长了,我们走丢了彼此 
 
另一个故事。
 
薇儿和丁结婚5年了,薇儿开了一家影楼,丁自己经营着一家企业,有不错的经济收入,虽然年纪上比薇儿大了十多岁,但薇儿觉得丁给她很多安全感。
 
后来,丁的企业遭遇了一次意外,背上了债务。因为想要东山再起,丁想去外地发展事业,想要趁着年轻闯荡一下。但是薇儿却不同意,她觉得现在自己开的影楼完全可以养活他们,只要男人留下来和自己一起经营,稳定生活就可以了,没有必要为了发展工作去外地,这样会让自己觉得很没有安全感,两人异地也会对感情产生影响。
 
这件事闹了一段时间,薇儿最后实在拗不过丁,还是同意让丁去外地发展了。随着他在外地事业发展越来越顺利,丁劝说薇儿关掉自己的影楼,一起去外地,说“你那个影楼那么小,还是关了吧。”但薇儿却认为自己对这个影楼倾注了很多心血,坚决不同意。而且她认为丁在这件事情上太过大男子主义,只考虑自己想法,根本没有考虑自己的感受。
 
最让薇儿受不了的是丁的野心越来越大,说自己要把事业做到国外,到时候要移民。终于有一次,两人在电话里因为对未来的发展意见不同而大吵,一气之下薇儿提出离婚,而丁为了让薇儿对影楼死心,找人把薇儿的影楼砸烂了。
 
薇儿的心都凉了,情感处于崩溃的边缘,她觉得这次再留恋、也不能要这段婚姻了,因为两个人的心已经不在一个方向了。
 
很多女人,不是在物质上需要一个男人,而是在精神上需要一个男人。薇儿和丈夫相差7岁,她的爱情是从仰望一个男人中产生的,这可能是因为她小时候非常渴望得到一个好父亲,想去崇拜和获得指引,所以长大后就会对这种阅历多、有复杂人生经历的年长男性有兴趣。
 
可是,这样的崇拜愿望,一旦走过了热恋期,往往会随着进入婚姻而幻想破灭。因为时间在往前走,小女孩在长大,要么这个男人会显露出不堪的一面,你再也仰望不起来,要么就是女孩自己长大了,超越了男人,不再觉得这个男人值得自己仰望了。
 
这时候,你发现婚姻里,当初那个促成你选择的东西早已不在,你们两个要的东西也完全不一样了。
 
这也是一类非常典型的婚姻危机,我们当年互相选择的基础已经不再了,我们该何去何从?






2


离婚了,问题就会永远解决吗 ?     
 
朵朵和丈夫的婚姻危机,是彼此相斥相吸,出于情感模式的矛盾,陷入僵持;
 
薇儿和丁的则是需求变化,当年觉得对方能满足自己,如今却产生了严重的分歧,发现要去往不同的方向。
 
就像很多婚姻一样,开始都是彼此欣赏的,在爱人身上,我们发现自己的某个缺失面,但走着走着,我们遇到了对方身上其他的很多面,这是我们预料之外、不想去面对的。
 
我们开始维持亲密关系的真正动机,其实是需求。比如薇儿想要一个父亲,遇到他,这个需求被满足了,所以感觉到“浪漫”。
 
可是进入婚姻,两个人生活在一起,必然要与真相相遇,我们从浪漫阶段,走到幻灭阶段,开始失望和吵架,可是,在一切烦恼的背后,还有积极意义,就是“走近真相”。
 
离婚,其实大多数就发生在这个真相期,如何应对决定了你们婚姻的走向。要么是对真相的排斥,愈演愈烈互相伤害;要么是对真相的承担,最后因为把关系建立在真相的基础之上,而有了更加好的亲密。
 


真正离的了婚,一般来说,通常有以下三种情况:
 
第一类:困境性离婚

“我们太痛苦了,没有办法忍受长期折磨。”有一对夫妻从结婚第一天吵架,一直吵了十年,不停争吵,耗竭着彼此,直到有一天,这个男人发现自己有疑似癌症的症状,马上来到医院检查,虽然最后发现是虚惊一场,可是这个事件也足够让他体会到人生苦短,不想再彼此消耗了。所以,他坚决提出要离婚。这样的离婚,是为了摆脱永远没有办法解决的困境而存在的。  
 
第二类:伤害性离婚

“这些问题是永远无解了,所以想要重新开始。”这样的离婚,可能是因为两个人已经发现了,触到了绝对不能解决的问题。比如一个朋友,从小她就经历过爸爸出轨、严重伤害家庭的创伤事件,然后长大了,她有遭遇她的丈夫再三的出轨,第三者闹到了家里、打伤了自己的孩子……这一系列奇葩的家庭纠纷,其实已经让一个女人很难原谅了,加上她有童年的创伤,心中感到不能承受的痛苦,可能一辈子也不能原谅这个男人,所以,她决定离婚。
 
第三类:成长性离婚

“我过去一直生活在假象里,现在我想为自己而活。”这样的离婚,是因为人的成长,这个婚姻已经不能承载她的情感需要了。

比如,发现丈夫出轨之后,一开始女方非常想要挽留婚姻,并且丈夫也在回归。但是这个女人通过这个外部事件,发现了过去她“不认识”的丈夫,最终她意识到其实自己爱的人不是真正的丈夫,而是心里的那个幻想。
 
她经历了危机,做了心理咨询,发现自己心里最害怕的是被抛弃的恐惧,让她不敢承认真相。这么多年的自欺欺人,原来只是因为创伤不敢离婚,所以她放下创伤后发现,自己选择面很多,完全不必为了这个创伤,跟这个男人虚耗。这是成长性的离婚,也是一种靠谱的离婚。





3


婚姻危机,也是自我成长的契机

除了三种非离婚不可的情况,更多的人处于危机边缘,而对于是否离婚的纠结,不过是这个真相矛盾斗争期的显现。
 
离婚其实不能解决所有问题,因为问题的根源在自己身上,如果你不跨越自己在婚姻中的认知盲区,可能下一段还会重复出错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欧文亚隆说“要完全与另一个人发生关联,人必须先跟自己发生关联。如果我们不能拥抱我们自身的孤独,我们只是利用他人作为对抗孤立的一面挡箭牌而已。”
 
大多数时候,婚姻的危机不来自一个“不对”的人,而来自一个需要被理解的自己。
 
很多女人在婚姻中常常会发生“退行”,本来单身的时候她还能独立生活,可是一旦进入婚姻,文化上或者创伤的缘故都会促使她进入婴儿状态,让她失去自我,希望丈夫来保护自己、不断地给予爱、从而不用面对自己的人生。
 
而她只需要躲在一个肥皂泡里获得虚幻的爱情。而当有一天他的丈夫不再愿意配合她、满足她的时候,婚姻的危机就来了。
 
婚姻危机大多数时候就是发生在我们的幻想破灭、真实的自我出现之时,当我们需要换一种活法的时候,危机会促使我们去思考,这其实是很好的成长机会。
 
先问问这个婚姻危机背后,我发现了什么“真相”,才能真正了解婚姻出了什么问题,两个人在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,应该如何应对。
 
即使你已经决定离婚,也好好反省一下,当初的选择和今天的选择,这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,是自我的哪个层面发生了改变?
 
离婚很容易,但“想清楚”更重要,记得离婚一定要离得恰到好处,不后悔,且有信心过上更幸福的生活。